楚唐突

『能够同各位再度一宵,都算得是幻海奇情。』
出卖青春期幻想和春梦,看完不要需还给我。
头像是我注视你。

我叼着烟涂着我的铁锈色口红,男孩子们问我是不是有百八十个对象,谁也不知道,每一个深夜,我都为了德哈和胜出的绝美爱情,默默流泪勒!

今天还比较开心,希望以后都磕cp,都开心。


『平岗,要戒烟,早睡,要——』

作为女装池面,晚上去吃日料。
梅子酒里那颗梅子咕咚掉进酒里的声音让人胆战心惊,飞溅出来的液体摸得人牙齿酸,马上告诉自己,是个好重的词。
还絮絮叨叨同我说话,我没有办法不把人分成好几类,陋习,和她们说话像『朱门先达笑弹冠』,青年身体贪图吃睡快感,但是下雨的晚上探出窗子,真像电影里,我们不安不知道要遇见谁。

——我喜欢遍体鳞伤的人。
再屏蔽说我发社情自拍就直播后|入女装阿福。

人生第一次发布社情内容是自己的自拍
真想撩开裙底给阿福看,我的朋友老福特就像个羞答答的小处男,带枪搞他

爱是怪东西。